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20

澳政黨網評:“法輪功”邪教是新冠肺炎反華戰的急先鋒(下)

發布日期:2020年05月03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Robert Barwick 王亦烊(編譯)
[打印本頁]【字體大。

  核心提示:2020年4月22日,澳大利亞公民黨(Citizens Party,前身為公民選舉委員會)網站(Citizensparty.org.au)發表該黨全國執行委員會委員、媒體發言人羅伯特·巴威克(Robert Barwick)長篇評論文章《瘋狂大紀元:危險反華戰爭議程的急先鋒》(Loony Epoch Times fronts dangerous anti-China war agenda),文章指出,“法輪功”邪教組織喉舌大紀元就新冠病毒疫情在英美等國暴發之際,假借新聞之名,極盡攪動反華之言論。

 

  羅伯特·巴威克(Robert Barwick),澳大利亞公民黨(前身為公民選舉委員會)全國執行委員會委員、媒體發言人、國家研究主任、公民選舉委員會周刊《澳大利亞警報服務》(Australian Alert Service)主編

  武漢實驗室的謊言

  當新冠肺炎在英國和美國暴發時,僅僅是譴責中國政府謊報真實數據以掩蓋政府治理不利已經遠遠不夠了。盎格魯美利聯盟的戰黨派系開始指責中國,要求中國賠償因疫情對英美造成的損失。

  大紀元以一部所謂紀錄片將一個早期的陰謀論“冷飯熱炒”,即新冠病毒若不是從中國唯一的P4級生物安全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無意泄露的,就是被有意放出的。

大紀元的視頻轉向關注素有“蝙蝠女俠”之稱的石正麗,稱其為新冠病毒的創造者。然而,石正麗涉及該領域的研究實則是和美國有密切合作的。原文配圖

  本文撰寫之時,大紀元名為“追蹤病毒源頭”的紀錄片已于4月7日在網上首播,且迅速走紅。在“法輪功”所屬新唐人電臺(New Tang Dynasty)油管賬號上,該片有350萬次觀看。新唐人電臺擁有32.6萬粉絲。該片播出后,《華盛頓郵報》4月14日藉此發表報道,提到2018年美國匿名電報對武漢實驗室的安全標準表示擔憂。次日,包括國務卿蓬佩奧在內的特朗普政府官員要求中國“坦白”。

  其實,只要對疫情和政治有所研究的人,都能輕易地看出該片的漏洞,給予反駁,而普通觀眾則容易上當。篇幅有限,不便在此反駁綴述。我更想說的是,正是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US Joint Chiefs of Staff)主席馬克·米勒(Mark Milley)將軍本人對《華盛頓郵報》重申,美國國防部的證據權重顯示,病毒來源于自然。美國國防部應該知道,美國實驗室在美國國防部的允許下開展此類研究,正如中國實驗室也是在政府授權下進行的一樣。最重要的是,中美兩國之間是有密切合作的。

  有個重要細節值得一提:大紀元故意隱瞞事實,有意“曝光”此類研究是由國際蝙蝠新冠病毒頂尖專家石正麗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帶頭研究的。

  2014年,出于安全考慮,美國奧巴馬政府發布禁令,宣布中止對SARS、MERS和禽流感等病毒進行功能獲得性改造等類似研究資助。大紀元卻對此事小提大作。功能獲得性研究旨在增強病毒的傳播性和致命性,以研究出人體對病毒的免疫方法。此類研究,有可能會發展成為生化武器。

  預防此類研究演變成生化武器,是全球所有P4級別研究所共同的努力,包括派遣本國頂級科學家到他國研究室參與工作。萬一這些加強型病毒不經意間從實驗室流出,后果不堪設想,所以生物研究安全性是永久的擔憂。

  大紀元既沒有指出奧巴馬政府停止此類研究資助,是擔心本國實驗室的安全,而非中國的,也未提及2017年12月,特朗普政府已經取消對功能獲得性改造等研究資助的禁令。2017年12月19日,《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題為《美國取消對加強型危險細菌研究資助的禁令》的文章。

  相反地,大紀元卻將矛頭指向石正麗于2015年11月發表在《自然》醫學雜志(Nature Medicine)上題為《在蝙蝠中傳播的冠狀病毒構成的一個類SARS病毒簇可能在人類中流行》(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的論文,企圖“揭露”石正麗正在開展功能獲得性研究,包括創造一種嵌合病毒以及從不同動物病毒身上重組蛋白。這些病毒更容易感染人。

  配著驚心的音樂,大紀元稱這篇論文來自于“石正麗和她在武漢實驗室的團隊”,卻故意隱瞞了這篇論文共有15位作者,只有石正麗和她的同事二人來自武漢實驗室。15位作者中有12位來自美國,他們大多來自北卡羅萊納大學最前沿的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傳染病研究室。

  主戰派

  這部大紀元視頻暴露出來的是,它強烈依賴那些激進的反華人士,包括章家敦和前美國空軍上將羅伯特·斯波爾。≧obert Spalding)。章家敦因2001年發表的《中國即將崩潰》(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一書而聲名狼藉。他在此書中預測,中國的經濟危機最晚將在2017年到來。然而,別說是崩潰了,那時中國經濟卻是一路騰飛。

  斯波爾丁,曾任美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主要負責美國對中國以及俄羅斯兩國戰略方針的調整。他同時也是美國“當前危險委員會:中國”組織(Committee for the Present Danger)的密切合作者。該委員會是美國新保守派于2019年3月成立的,成員包括諸如能為2003年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編造謊言由頭的弗蘭克·加夫尼(Frank Gaffney),以及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縮寫NED)的代表成員。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是美國政府為針對目標國家的“顏色革命”提供資金支持的組織,同時也涉入英國智庫“亨利·杰克遜協會”(UK’s Henry Jackson Society)的事務。這是英美建制中的戰爭派。

  2019年,8月21日,一篇題為《美國資助反華邪教開展大型支持特朗普活動》(Anti-China Cult Gets US Government Money—Runs Large Pro-Trump Ad Campaign)的文章透露,美國新保守派政權更迭機器同樣資助了大紀元和其他“法輪功”組織媒體平臺。此文章正好解釋了為何近幾年來,這些媒體一直公然支持特朗普,以求能改變特朗普想與中國停戰修好的初衷。他們多半是主戰派,迫切渴望兩國武裝對峙。大紀元利用新冠病毒危險地破壞中美關系,正說明了除非他們的宣傳被禁止,否則在我們意識到之前,全世界人民都會發現自己卷入了新保守派臆想的戰爭里。

  切勿喝下“法輪功”及其大紀元的毒雞湯

  最諷刺的,“法輪功”這樣一個堅信醫學科學是邪惡的邪教,卻甚是關心新冠病毒公共衛生安全!胺ㄝ喒Α苯M織可是相信真正的外星人正接管人類的。1999年5月10日,“法輪功”組織頭目李洪志在接受美國《時代周刊》(Time Magazine)采訪時表示:“外星人傳入了現代機械,像計算機和飛機。他們開始教人類學習現代科學,因此人們越來越相信科學,從而被精神控制了。大家都相信科學家是靠自己發明東西,但實際上他們的靈感是被外星人操縱的。從文化和精神的角度上來看,他們已經控制了人類。人類生存已經離不開科學。他們的最終目的是代替人類。如果克隆人成功的話,外星人可以正式代替人類!

  澳大利亞人、大紀元記者本·赫爾利(Ben Hurley),曾加入“法輪功”長達十年之久,在親睹朋友死亡后,離開了“法輪功”組織。隨后,他發表了題為《我和李洪志:作為十多年的虔誠弟子,我為什么脫離“法輪功”》的文章。本·赫爾利在文中詳述了他的“法輪功”朋友發現自己得了腦癌后,是如何拒絕就醫的。他既沒力勸朋友接受治療,也不相信有腫瘤的存在(這是“法輪功”所不允許的)。本·赫爾利揭露:“‘法輪功’內部最邪惡的秘密之一就是,諸多學員死于一些本可治愈的疾病!薄霸S多‘法輪功’學員因此喪失了生命。這也是中國政府最早對‘法輪功’的批判——成千上萬的信徒拒絕接受治療,而死于一些原本可以治愈的疾病!

原文網址:https://citizensparty.org.au/loony-epoch-times-fronts-dangerous-anti-china-war-agenda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股票查询6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