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今日推薦 > 2020

美媒:特朗普媒體如何將冠狀病毒陰謀論“合法化”(下)

發布日期:2020年05月01日   文章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Max Blumenthal、Ajit Singh 孫煜、王妍、姜珊(譯)
[打印本頁]【字體大。

  核心提示:美國獨立新聞調查網站“灰色地帶”(Grayzone)2020年4月20日刊發網站創始人麥克斯·布魯門塔爾(Max Blumenthal)和記者阿基特·辛格(Ajit Singh)的署名報道,揭示了美國政府和保守派記者移花接木、混淆視聽,將陰謀論“合法化”的過程。報道中提到,“有關新冠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陰謀論,已成為特朗普政府的‘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中國反邪教網全文翻譯,并分三部分進行連載,此篇為第三部分。

  美媒:特朗普媒體如何將冠狀病毒陰謀論“合法化”(上)

  美媒:特朗普媒體如何將冠狀病毒陰謀論“合法化”(中)

  羅金口中的偽科學家是美國政府資助的政權更迭活躍分子

  羅金沒有與科學專家討論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事情,而是試圖依靠匿名的特朗普政府官員和被美國政府長期豢養的反華分子蕭強的揣測來支持其論點。

  羅金謊稱蕭強是“研究科學家”,試圖為這位專業的政治異見者貼上學術可信的標簽。事實上,蕭強在任何科學領域都不具備專業知識,只是在“虛擬激進主義”“網絡自由”和“博客中國”領域“傳道授業”。羅金顯然完全忽略了蕭強作為反華活躍分子的真實歷史。

  20多年來,蕭強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合作并長期受其資助。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是華盛頓控制的顛覆其他國家政權的工具。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在其他國家和地區資助并訓練右翼反政府組織,包括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和中國香港。香港分裂分子發生暴動,要求脫離中國政府領導的示威活動幾乎貫穿了2019年全年。

  1991年至2002年,蕭強是總部位于紐約的非營利組織“中國人權”執行主任。作為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長期受資助者,他也是“世界民主運動”指導委員會的副主席。該組織是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創立的國際“網絡組織”,其“秘書處正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蕭強同時也是“中國電子時報”的主編,該報于2003年創立,同樣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提供資助。

  用“未經驗證的陰謀論”抹黑中國科學家

  為了明里暗里誣賴武漢病毒研究所是新冠肺炎暴發的源頭,羅金細細加工了石正麗的實驗記錄。石正麗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蝙蝠冠狀病毒研究團隊的帶頭人。羅金這樣做是為了曲解她的記錄,把她描繪成不計后果的瘋狂科學家。羅金宣稱,“其他科學家認為石(正麗)的團隊在冒不必要的風險”,以及對于石正麗團隊所進行的這類研究,“美國政府已經終止了資金資助”。

  為了使自己的主張看上去更具說服力,羅金引用了《自然》雜志在2015年的一篇文章。該文主要是針對一項實驗所引發的風險提出了爭議,該實驗創造了一種蝙蝠雜交冠狀病毒。不過,這篇文章根本就沒有提到石正麗,講的主要是在美國(而非武漢)進行的一項研究。這項研究由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傳染病研究人員領導,石正麗僅僅是13名共同作者之一,這些共同作者中有10人在美國的大學工作。

  根據《自然》雜志,這項由美國主導的研究“在美國政府終止(研究資金)資助以前就已經開始了,而且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允許在審查的同時繼續進行這項研究”。

  《自然》雜志的編輯們擔心,雜志上的文章會被陰謀家們不負責任地利用,宣稱新冠病毒是在實驗室里面制造出來的。有鑒于此,編輯們今年3月在這篇文章的文頭加了一則免責聲明:“我們發現有人利用此文作為引起新冠肺炎的新型冠狀病毒是人工制造的證據。目前沒有證據表明該理論真實可信?茖W家相信,此類冠狀病毒最有可能的來源是動物!

《自然》雜志論文上的免責聲明

  而羅金為了更好地傳播他的“冷戰”陰謀論,故意沒有提及這個免責聲明。

  科學家們質疑羅金拙劣的報道,評論區“淪陷”

  羅金沒有采訪任何專家,而且依靠各種暗示夾帶私貨,企圖推動政治性的議程?茖W家們對此進行了強烈批評。

  羅金把中國實驗室的安全隱患寫得聳人聽聞。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批評說,羅金的說法“含糊不清”,因為他沒有指出“任何一項清楚、明確的實驗風險!

  拉斯穆森博士繼續指出,羅金錯誤解讀并片面引述有關“電報”的內容,而且為了證明他自己的觀點對別人的話“不加鑒別地拾人牙慧”。

哥倫比亞大學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博士質疑羅金報道

  猶他大學醫學院病毒學家史蒂芬·戈德斯坦博士,也批評羅金的文章“存在多處科學漏洞”,依賴“無依據的影射”?茖W家們要求羅金全文發布美國國務院的電報,羅金拒絕了。這很能說明問題。

  隨著拉斯穆森博士、戈德斯坦博士以及其他人士發出反對的聲音,批評他報道不負責任、沒有咨詢科學方面的專家,羅金表示他曾與“頂級的病毒學家”對話,但依然沒有解釋說明為什么他說他采訪過專家,卻沒有把這些專家的觀點寫進文章里。

  拉斯穆森博士對我進行人身攻擊,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她又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和誰對話過,F在有很多科學家持不同的理論、有不同的分析。有很多人告訴我他們和你意見不同,其中包括頂級的病毒學家。

  ——約什·羅金(@joshrogin) 2020年4月15日

  哪幾個病毒學家?你文章里面沒有任何名字或者引用。這問題不是很簡單嗎。

  ——史蒂芬·戈德斯坦(@stgoldst) 2020年4月15日

  4月17日,《福布斯》雜志刊登了由曼尼托巴大學病理學助理教授杰森·金德拉查克撰寫的文章,同樣給羅金的陰謀論當頭一棒。文章指出,沒有任何科學證據表明“新型冠狀病毒是從中國實驗室泄漏的”。

  為好戰主義搖旗吶喊的職業生涯

  由于不擅長鼓吹沖突的寫作手法,數不清的記者已經被排擠出了主流媒體。與此同時,《華盛頓郵報》的約什·羅金卻靠著嘩眾取寵的報道,以及經不住推敲、包裝成新聞報道新保守主義的政治宣傳成就了事業。

  他先是為一家日本報紙和日本大使館工作了一段時間。在此期間,羅金憑著對“美國國家安全狀態”的吹捧,取得了一些名頭(譯注:“美國國家安全狀態”US national security state是一個冷戰時期的用語,主要用于鼓吹為戰爭做好準備,把經濟和軍事捆綁在一起)。在美國《每日野獸》網站上,他與同樣信奉新保守主義的艾利·雷克(Eli Lake)合作,寫出了一篇有關2013年的“辟謠”文章,宣稱基地組織的“末日軍團”其實只是一群人聚集起來“為了開會”而已。

  很明顯,這就是那些在國家安全政策強硬派炮制出來的產品,目的是為了把奧巴馬抹黑成恐怖主義面前的軟腳蝦。面對國家安全專家的各種嘲諷和批評,最后,羅金和雷克只好承認他們文章中提到的“一通電話”并不存在,其實是一次“沒有通過電話進行的交流”。

  兩年后,羅金又編造了一篇假報道,其中附有照片,照片內容是一列俄羅斯坦克為烏克蘭的親俄分離主義者提供補給。后來這些照片被發現是多年前的舊照,而且照片中的俄羅斯坦克其實在南奧塞梯。

  羅金一邊向上爬,一邊(在新聞道德上)繼續墮落。接下來,他來到了彭博社,與艾利·雷克分別拿著27.5萬美元的年薪,繼續為那些在國會和國務院中的對外政策強硬派發表忠實于他們觀點的文章。

  自從2017年羅金轉投亞馬遜旗下的《華盛頓郵報》以來,他就向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約翰·鮑爾頓施壓。當時拉丁美洲的一些社會主義國家正在經歷政權更迭,羅金把原政權貼上了“暴政三駕馬車”的標簽,要求鮑爾頓跟進;他抓住美國殺死伊斯蘭國領導人阿布·巴克·巴格達迪的機會,要求華盛頓謀殺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他叫嚷著要美國支持敘利亞伊德利卜省境內的極端軍事力量(當時該地區在基地組織控制下);由于一名奧巴馬政府的前官員為中國的通信公司華為游說,他還建議應該在聯邦法院控告這名官員。

  由于眾議院議員圖斯利·加伯德反對美國在敘利亞進行的代理人戰爭,羅金對她開始了長達數年的污蔑誹謗。一開始,他稱加伯德是“阿薩德在華盛頓的喉舌”,后來不情不愿地發表了一份70個英文單詞的勘誤。

  雖然約什·羅金有著長長的黑歷史,包括言行不慎、言辭夸張,盡管科學家們認為都是胡說八道,他還是使(新冠病毒由武漢實驗室泄漏)這個陰謀論成為了主流!度A盛頓郵報》品牌的基調是反特朗普的,他通過將這種陰謀論植入這份報紙,為特朗普團隊提供了完美的工具,將“新冷戰”的政治宣傳投向大眾。正如《華盛頓郵報》的箴言所說,“民主死于黑暗”。(完結)

  作者簡介:麥克斯·布魯門塔爾(Max Blumenthal),獲獎記者,曾出版多本著作,包括暢銷書《罪惡共和國》《歌利亞》《五十一日戰爭》以及《管理殘惡力量》。他為多部出版物撰寫文章,為許多視頻報道撰寫講稿,為多部紀錄片寫解說詞,其中包括《殺害加沙》。由于美國不斷陷于戰爭,國內反響強烈,2015年,布魯門塔爾創立了“灰色地帶”網站thegrayzone.com,希望能從新聞報道的角度帶來一絲光明。

  原文網址:https://thegrayzone.com/2020/04/20/trump-media-chinese-lab-coronavirus-conspiracy/

(責任編輯:力楓)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股票查询6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