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學術

李洪志的“法律觀”

發布日期:2007年02月01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大 弓
[打印本頁] 【字體大。

  李洪志口口聲聲說“修煉的人無須管人間的閑事,更不要參與政治斗爭”,“也不投靠任何國內外的政治勢力”。(參《修煉不是政治》)然而,我們通過對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的理論和行為進行分析,可以明顯看出其口是心非,言行不一,兩面三刀,陽奉陰違,對抗法律而不是遵守法律的邏輯過程和邪惡本質。

 。ㄒ唬┰噯栍心且粋國家能夠沒有法律,沒有法律一個國家還有可能存在下去嗎,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可是李洪志卻搞不懂,也不知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竟然能說出諸如“人類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機械地限制人、封閉人”之類的話來。稍有一點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法律是伴隨著社會發展的需要,伴隨著國家的出現而產生的,世界史上著名的法律有古巴比倫的《漢謨拉比法典》、古希臘的《德拉古法典》、古羅馬的《十二銅表法》、英格蘭的《大憲章》、法國的《人權與公民權利宣言》、美國的《聯邦憲法》等。中國歷史上著名的立法,如鄭國子產“鑄刑鼎”是比較早的立法,《秦律》是比較嚴苛的立法,而唐朝制定出的《唐律》及《唐律疏議》則是中國歷史上最完整的封建法典,至于后來的《大明律》、《大清律》和《大清律例》,內容更加豐富完整。這一切都有力地說明,古今中外各國各朝,立法都是十分重要的,是治國興邦的基礎。

  法律對于國家,對于社會之必要,人所共知,F代社會是法治社會,因此而有政治民主,有人權保障,如果不承認這一點,而非要對法律說三道四,予以否認的話,或者出于無知,或者出于別有用心。在討論法律問題時,首先要理清法律概念的內涵,搞清法律的基本用處,而后才能進行認真的討論,否則,你說你的,我說我的,誰也說不清。按照《辭!贩稍~條的定義,法律是由國家制定或認可,體現國家意志,由國家強制力保證執行的行為規則的總稱。根據法律概念的定義,我們可以對法律的主要特點列出幾點:(1)法律體現的是國家意志,而不是個人意志;(2)法律的實施是以國家強制力作為后盾,而不像道德依靠社會輿論的譴責,因此更具剛性;(3)法律與道德一樣雖然也是具有廣泛適用性的行為規則,但道德一般是人們約定俗成的,而法律卻是由國家專門機構制訂并頒布的,包括一系列具體的法律法規。主要體現在:(1)維護國家安全,譬如在我國的新《刑法》中就專門設立“危害國家安全罪”這一大罪項;(2)維護社會秩序,譬如在我國新《刑法》中就設立了“危害公共安全罪”這一大罪項;(3)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譬如在我國新《刑法》中就設立了“侵犯公民人身權利、民主權利罪”和“侵犯財產罪”等兩大罪項;(4)打擊違法犯罪活動,譬如在我國《刑法》中對于犯罪行為依性質和情節,分別設立了死刑、無期徒刑、有期徒刑、拘役、管制五種承擔罪責的處罰。法律之必要在于法律所體現的社會公平和社會正義。人類社會與動物世界的不同在于,人類以法律形式維護社會平等,保障社會公平,實現社會正義。沒有法律,弱者的權利就會無法保障,社會秩序就會陷入混亂。因此,法律的本質在于公平與正義。法律固然有良莠,但并不能因為惡法的存在而否定法律本身,如果是那樣的話,顯然走向了以偏概全,極端片面。

 。ǘ├詈橹緦τ诜傻恼J識從根本上說是錯誤的。李洪志《在美國講法》中說:“人類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機械地限制人,封閉人,包括制定法律的人在內。人在不斷地封閉自己,封閉來封閉去最后把人封閉的沒有一點出路。這個法律定的太多了,人都象動物一樣被管著,沒有出路了,誰也就想不出辦法了!蔽覀儗@段話可以作些分析。從邏輯上,李洪志使用的是全稱否定判斷,也就是說,他否定的是整個“人類制定的法律”,并不僅指中國的法律,這顯然荒謬。從理論上,他對法律的作用僅僅從“限制人、封閉人”這一消極角度去認識,而沒有從保護人這一積極角度去認識,顯然存在片面性。從實踐上,李洪志也根本無視事實,現實情況是,法律不是定的太多,而遠遠不夠,許多方面立法還相對滯后,譬如新聞立法等。李洪志說:“世界發展到今天,大家都覺得法制很好,其實那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幾千年發展過來的人類,過去都沒有那么多法律來管人。只有簡單的王法,衡量好壞的標準是德!憋@然李洪志也沒有搞清楚道德與法律的辯證關系,企圖用道德取代法律,這實在是一個十分低級的錯誤。道德與法律是兩種不同的行為規范,不同主要體現在形成過程、作用方式、產生效果等方面。但相互間有聯系,聯系主要體現在道德要求可以上升為法律,法律要求則可以體現道德內涵,而且法律和道德在作用的過程中形成相互補充。事實上,沒有法律支撐的道德,或沒有道德支撐的法律,都是不能持久的。忽視了道德與法律的辯證關系,企圖將兩者割裂開來,并用道德取代法律,這完全是異想天開,事實上根本做不到。

  李洪志雖然在理論上錯誤地否定了整個“人類制定的法律”,但他也是一個很講實際的人,投機心理十分明顯。中國政府沒有公開宣布取締法輪功之前,他還是一再要求遵紀守法的。他在《對法輪大法輔導站的要求》第四條中明確規定:“各地總站要帶頭遵守國家法紀!彼凇斗ㄝ喆蠓ㄐ逕掜氈返诙䲢l中也規定:“凡修煉法輪大法者,要嚴格遵守各自國家法紀,任何人違反國家政策法紀的行為,都是法輪大法所不容許的。違反及一切后果均由當事人自己負責!焙颖贝蠓ǖ茏觿V義、劉春延“書寫、散發有涉政治內容觸犯國家法律、危害國家安全的所謂‘告人民書’”就曾被法輪功人員向公安局舉報而“咎由自取”(明慧網報道)。

 

  然而,從1996年被中國氣功協會開除以后,法輪功的存在已經是非法,但李洪志卻不管這一切,帶頭破壞國家法律。當媒體對法輪功進行批評時,他又要求聚眾圍攻,進而聚眾上訪鬧事,這難道不也是違法嗎。法輪功被依法取締后,李洪志公然煽動違法!秶烂C的教誨》是李洪志2000年9月拋出的一篇經文,其中說:“我為這一年多來,為證實大法而走出來的弟子、未來的大覺者們而高興。無論他們被關押或為堅修大法而失去人的生命,他們都是圓滿!边@些人不就是因為違法犯罪而受到法律的制裁嗎,李洪志卻肯定他們圓滿了,且不說這種圓滿好不好,這種說法不就是煽動與法律對抗嗎?李洪志還說:“我為那些在魔難的嚴重考驗面前不能走出來的、以各種借口掩蓋自己怕心的人而感到痛心”。李洪志責備那些不敢與法律對抗的修煉者,并且還威脅他們:“得了法卻不能證實法,還配當大法弟子嗎?無論他們怎么在家里所謂的堅持學法煉功,都是被魔控制著,走向邪悟”。李洪志在煽動違法犯罪中最惡毒的辦法,是他在經文《去掉最后的執著》中所說的“放下一切世間的執著(包括人體的執著),從放下生死中走過來”,實際上就是要求修煉者用生命對抗法律,捍衛法輪功。李洪志一家躲到美國,逍遙法外,卻讓境內的法輪功人員為之赴湯蹈火,不惜性命,用心何其卑鄙無恥。

  事實上,李洪志對各國法律也是根據自己的利益需要,并不是一概否定。譬如對美國的法律他就十分感激涕零。1999年6月,李洪志發表了《我的一點感想》,他說:“近來媒體報道了關于中國大陸想利用減少五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作為交換條件,妄圖引渡我回國一事的傳聞!边@個“傳聞”也只是聽李洪志本人講,究竟那個媒體報道,一概闕如,這是李洪志的一慣做法。他繼續說:“如果用我李洪志的生命能去掉他們心里對這些好人的懼怕,我馬上回去,任其處治,又何必‘冒天下之大不韙’、勞民傷財、用政治與金錢換取破壞人權的交易呢?然而美國一向是以尊重人權為表帥的國家,那么美國政府會出賣要權做此交易嗎?而且我是美國的永久居民,是在美國的法律行使范圍內的永久居民!崩詈橹具@篇文章可真是處心積慮,他嘴上表示“馬上回去,任其處治”,似乎底氣很足,膽量不小,但筆鋒一轉,就指責如果為減少貿易順差而用他作交易,就是“破壞人權”,與美國“一向是以尊重人權為表帥”的形象不符,這以來,就算美國政府打算拿他作交易,現在被他這么一說,也不好意思了。并且他還一再強調自己是“美國的永久居民”,受美國的法律保護。表面上的嘴硬,其實掩飾不住他內心深處的恐懼。此時的李洪志,如果沒有美國的法律保護,將會怎樣,不言而喻,他怎能不對美國的法律感激涕零呢。

  李洪志也深知法輪功作為一個組織,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需要制定一些共同遵守的行為準則!吨袊ㄝ喒φ鲁獭、《對法輪大法輔導站的要求》、《法輪大法弟子傳法傳功規定》、《法輪大法輔導員標準》、《法輪大法修煉者須知》等就是李洪志為法輪功制定的共同行為準則。在《對法輪大法輔導站的要求》中規定:“各地法輪大法輔導站,是專一組織輔導修煉的群眾性實修組織……松散管理”。在《法輪大法修煉者須知》中規定:“法輪大法是佛家功修煉法”。對于這樣一個修煉“佛家功”的實“松散管理”的“群眾性實修組織”,李洪志在為其制定的行為準則中,也有許多禁止性規定,譬如“不準借修煉法輪大法名義,進行其他宗教宣傳”;譬如“未經本功創始人、掌門人批準,未經有關部門許可,不得為人看病,更不準自行看病收費、收禮”,“不得借傳功之機,以任何借口給學功者調病治病,否則就是破壞大法”;譬如“不準把傳的大法與‘個人的體會’混同在一起,更不允許把‘個人的體會’說成是李洪志師父講的”, “絕對不得用自己的感覺、所見、所知和其他法門的東西當作李洪志的大法,否則傳的就不是法輪大法,一律視為破壞法輪大法”,“不準在禮堂里學著我的形式傳法”;等等。李洪志在《法輪大法義解》中說過:“在輔導站的管理上,已經有明文規定”,“成立輔導站也是有條件的”,“輔導站的站長必須是參加過我辦的學習班”,“在各地氣功協會任職的人,不讓他擔任我們輔導站的工作”,等等,同樣如此。如果把李洪志對法律的那套荒謬邏輯用在法輪功身上,那么李洪志為法輪功制定的這一系列規章制度,豈不是也在“限制人、封閉人”嗎?既然理論上否定,何以又行為上肯定呢。豈不是食言自肥。

 。ㄈ├詈橹炯捌浞ㄝ喒π敖,在對抗法律問題上也自有其一套歪理邪說。一是通過有意貶低法律,抬高“大法”,造成兩者的等差關系,并為“共生態”結束、“沖突期”到來時對抗法律制造理論根據。二是從宿命、對抗的角度,有意將依法取締說成是歷史安排的一場考驗,是反抗“迫害”的“正義之舉”,為其違法犯罪活動尋找理論支撐。三是事實上對抗法律的行為有增無減,既有和平方式,也有非和平方式,從發展的角度看,其邪教恐怖主義的趨勢值得我們注意。

  在層次的劃分上,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教有意將“法輪大法”說成是“宇宙大法”,涵蓋了宇宙各個層次;而將各國法律視為“人間小法”,是宇宙層次中最低層次上的法。這以來,一方面將“法輪大法”高置于各國法律之上,具有最高的效力。在法輪功的邪教理論中,“法輪大法”與所謂的“佛法”其實是同一的。李洪志在其《論語》中,有意將“佛法”與佛教剝離,進而將“佛法”說成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佛法”的最高體現則是所謂“真善忍”。在李洪志的邪說中,“法制”不及“王法”(即所謂“古人道德”)。這事實上為控制法輪功修煉者預設了陷阱,在法輪功尚能公開存活期間,要求修煉者遵守“人間小法”,形成“共生態”;而一旦法輪功因其邪教本質充分暴露被依法取締,則進入“沖突期”,對于修煉者來說,必然選擇對抗“人間小法”,維護“宇宙大法!崩詈橹緦⒎ㄝ喒π敖痰摹吧妗笔冀K置于優先考慮的地位,他通過人為劃分“宇宙大法”和“人間小法”的層次高低,明確兩者的等差關系,在修煉者的頭腦中反復灌輸其邪說,造成條件反射,形成思維定勢,即:在共生狀態下,形成包容關系,即“宇宙大法”蘊含“人間小法”;而在沖突情形下,演化為對抗關系,維護“宇宙大法”,就必然要對抗“人間小法”。

  在對中國政府依法打擊處理法輪功邪教問題的解釋上,李洪志也自有一套說辭。一是從宿命的角度,認為這場“迫害”是“舊勢力”的有意安排,是對修煉者的“心性”進行考驗的一種重要方式,要求在“真修”過程中能夠經受得住。李洪志2000年6月在《走向圓滿》經文中說:“目前舊的惡勢力對大法迫害的最大借口就是說你們的根本執著在掩蓋著”,“不叫舊的邪惡勢力鉆你們的思想空子,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學法”,“在全面最嚴厲的檢驗中走過的弟子也為大法在世間確立了堅如磐石的基礎與大法在人間的真實體現,同時圓滿了自己最偉大的位置”。李洪志在是年6月《預言參考》中也說:“當前中國所發生的事是歷史上已經安排好了的,許多人也曾經在歷史上預言過!崩詈橹驹谑悄10月《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中說:“這件事情,在歷史上他們(按:指“舊的惡勢力”)就做了長期的安排!崩詈橹具說:“更高的果位與這么大的法就得這么大的考驗,但是呢,反過來講,如果不允許它發生,它也發生不了。我是要利用他們安排的這一切看他們所為中的心性”!暗沁@是真正在正法了,就是說已經在相當久遠的年代就已經安排了這件事情”。這種解釋的用心險惡處在于利用宿命鼓動修煉者堅定與中國政府、中國法律對抗到底的信心、決心。對于一般人,不會輕易相信宿命的說法,但對于法輪功修煉者,特別是比較癡迷的修煉者,相信的人很多,因此這種說法對這一特殊群體的蠱惑性就特別強。二是從對抗的角度,將中國政府依法對法輪功邪教的取締說成是對法輪功的“迫害”,按照李洪志的說法,“反抗迫害”是“正義”的行為,與政治無關。李洪志在2000年10月《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中說:“我們沒有參與政治斗爭。無論我們走到天安門去,還是去了中南海,還是在各種環境中向人民講清真相……邪惡不去迫害我們,我們根本就不會向人講什么真相,我們也不認為現在的上訪與講清真相是干擾任何人,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人的最基本權利”。李洪志是年12月《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可是這邪惡的魔難發生了。大多數學員都在不同方式中走出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有的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師父都被謠言惡毒地攻擊。學員在生死存亡面前敢于走出來,在最大限度失去一切中走出來,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偉大的一切……這不是參與政治,更不是參與常人的事,因為我們在揭露邪惡中利用常人的形式的做法也沒有錯!

  這里,我們注意到李洪志在為法輪功參與政治的行為辯護時,有意尋找人權理由和神學理由,以此表明其行為的合理性。李洪志在2001年1月發表的經文《忍無可忍》中說:“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除盡邪惡是為了正法,而不是個人修煉問題”。在李洪志及其法輪功邪說中,“邪惡”包括了中國政府與法律。這一點在李洪志是年3月發表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經文中說得很清楚:“邪惡利用壞人手中的權力經過近兩年的造事,使用了集人類歷史中最下流的行為、動用了古今中外一切最惡毒的方式迫害大法與修煉者”。李洪志是年6月發表的經文《不政治》更明確地說:“但是對于那些反對邪惡政權禍國殃民的正義反抗者”,是“更不能把常人的政治混同于正法當中”。李洪志有意將不輪功被取締從咎由自取說成是遭到迫害,將其違法犯罪的邪教活動和反動政治行為說成是“利用常人形式”對“邪惡政權禍國殃民”的“正義反抗”。這種解釋的目的是對法輪功邪教違法犯罪活動賦予所謂“正義”的性質,從而在法輪功修煉者心目中確立“反抗迫害”無罪的思想,為其違法犯罪活動尋找合理的理論支撐。

  法輪功邪教走向與法律對抗有其必然性。長期實踐使我們認識到,法輪功修煉者中之所以有不少違法犯罪而不自省的癡迷者,深究其必然走向與法律對抗的原因,主要有:一是從感受出發,法輪功修煉者一旦煉功受益,不論這種受益是真實或是錯覺,都會在其心目中確立法輪功的神奇與神圣地位,一定程度上這種受益結果在其心理或生理上也能引起反應,如同吸毒者的反應,一旦停煉,就會產生不適感,無論是心理或生理原因引起,都能使其產生明確的意識:不許修煉不行。這以來,他們必然對于政府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不滿,并在思想和行動中進行不同程度的抵制和對抗。二是從理論出發,法輪功修煉者一旦接受了李洪志人為劃分的“宇宙大法”與“人間小法”的“層次論”,在其心目中就明確了在二者沖突過程中自己的選擇方向,并且對于所做出的錯誤選擇自以為是正確的,從而自認所做出的各種違法犯罪活動都具有“正義”性質,從而堅定、堅持,在對抗法律的道路上頑固到底,越走越遠。三是從目的出發,法輪功修煉者一旦進入到從“煉功”階段走入“學法”階段,其追求的目的也就開始發生質的轉換,做道德或健康的人的目標漸被成就佛道神的目標所取代,修煉作為成就佛道神的唯一途徑,無可取代,因此,一旦法輪功作為邪教被依法取締,修煉因其非法而被禁止,法輪功修煉者出于追求成就佛道神的目的,必然會無法容忍,必然會走向與政府對抗,與法律對抗的道路。

 。ㄋ模├詈橹炯捌浞ㄝ喒π敖膛c我國政府的對抗,與法律的對抗,目前總體來說,還是比較平和的方式,無論是聚眾圍攻,還是“講真相”,還是“發正念”,都還是非暴力的。但是,如果這種和平主義的方式長期無法達到其目的的話,并且因為這種方式也具有非法性,許多法輪功修煉者因從事這類非法活動而受到法律的嚴厲制裁,會不會出于報復心理,做出什么非和平的舉動,下一步會發生什么呢?其實,這種問題不僅僅停留在思想層面,也已經體現在某些極端主義的做法中。如果說“發正念”還屬于邪教用意念殺人的話,那么為河南的王進東等人為“圓滿”而自焚,東北的關淑云為“除魔”而掐死女兒,北京的傅怡彬為“度人”而殺死父母妻子,內蒙的趙合為報復砍死民警,撫順的王洪軍、竇振洋為警告中國政府而在鐵軌上安置障礙企圖顛覆列車,四川的杜黎身上捆了爆炸物準備炸廣州九運會場館等行為就已經是標準的邪教恐怖主義了。據《國際恐怖主義與反恐怖斗爭》一書統計,截止到1999年,全世界對恐怖主義的各種定義有108種!妒澜缰R大辭典》對恐怖主義的定義是:“為了達到一定目的,特別是政治目的而對他人的生命、自由、財產等使用強迫手段,引起如暴力、脅迫等造成社會恐怖的犯罪行為的總稱”。當前恐怖主義主要包括政治恐怖主義、民族恐怖主義、邪教恐怖主義等。邪教恐怖主義除殺人外,大量的自殺性行為是其顯著特點。譬如像“太陽圣殿教”在加拿大、法國、瑞士制造的一系列集體死亡事件,“人民圣殿教”在圭亞那熱帶森林制造的900多人集體死亡事件,“恢復上帝十誡運動”在烏干達制造的600多人集體自焚事件,“天堂之門”在美國圣塔菲制造的39人集體死亡事件,“大衛教派”在美國韋科駱駝山莊制造的86人自焚事件等。這種自殺性傾向在法輪功邪教中也能夠大量看到。據統計,截止到2001年,法輪功練習者自殺人數已經超過239人,其中自焚死亡達7人,其它死亡的方式五花八門,有上吊、投井、跳樓、剖腹、臥軌、服毒、絕食、跳崖、跳江、跳車等。另外,邪教也有殺人的傾向,譬如“奧姆真理教”在日本東京地鐵制造的毒氣殺人致死12人、致傷5500人的事件等,舉世震驚。法輪功在這方面也不示弱,“除魔”、“度人”都是殺人的最好借口。東北董立殺女,江蘇吳德橋殺妻、山東王安收殺父、浙江陳兆福毒死17名乞丐……這類案例還有許多?傊,要警惕法輪功邪教的恐怖主義發展趨勢。

(責任編輯:)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股票查询60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