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專區 > 學術

傾聽——幫助邪教受害者的抓手和關鍵

——關于邪教問題的心理學研究(之十九)

發布日期:2007年01月16日   文章來源:凱風網   作者:鐘 心
[打印本頁] 【字體大。
  很多人認為幫助邪教受害者擺脫精神控制就是要向他們講述科學知識和科學精神,是一個“講和教”的過程,其實,幫助別人主要是一個“聽和學”的過程。毛澤東主席說過,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對于自己想要幫助的對象,如果自己不加以了解,就急于作工作,急于見效果,往往會適得其反。

  邪教受害者由于長期脫離與正常人接觸,覺得正常人不能理解他們;同時,正常人也不愿意聽邪教信徒一遍一遍地傳播邪教的歪理邪說,一聽他們講那些玄乎的東西就反感。所以,邪教受害者與正常人之間就越來越缺乏交流的機會,越來越疏遠。

  但是,作為幫助邪教受害者的助人者,必須要與受害者建立融洽的、相互信任的關系。而這種關系建立的基礎就是要傾聽受害者。從心理學的角度講,人與人之間友誼和愛這類親密的關系建立,離不開以下三種認識:

 。保┻@個人愿意聽我說話。

 。玻┪铱梢宰杂傻乇磉_我的認識和感情,而不會被對方扭曲。

 。常┻@個人對我所做的事,讓我覺得自己很重要,很有價值。

  只有當一個人愿意聽他人講話,不誤解、扭曲他人的話,聽了他人的話后,不蔑視、不疏遠此人,反而尊重此人,這樣,這兩個人才能越來越相互信任,相處越來越自在。邪教受害者正是因為經常得不到正常人的理解,才越來越深地陷入邪教圈子之中,助人者要想把受害者從邪教中挽救出來,那么第一步正是傾聽受害者、理解受害者。

  傾聽并非僅僅用耳朵去聽,更重要的是用去心聽,去設身處地地感受。不但要聽懂受害者用言語和非言語行為表達出來的東西,而且要聽出在交談中所省略和沒有表達出的內容。受害者在與人接觸時,絕不是希望自己對面坐著一臺錄音機,把自己的話一句不落地錄下來,而是希望有個人在傾聽自己的心聲,聽出自己話外之音,能夠得到真正的知音。

  善于傾聽,不僅在于聽,還在于參與。這就是前面說到的“共情”的能力,不僅要能夠理解受害者的精神世界,換要恰當地向受害者表達出來,讓受害者知道他不是在對牛彈琴,從而使他能夠更深入地談下去。

  但是,助人者往往容易犯以下幾種錯誤:

  1)急于下結論

  助人者往往聽了許多受害人的類似經歷,所以在受害者談了自己的一點情況之后,就急于幫助受害者,便急于下結論。其實,我們說,每個人都是獨特的,每個人走進邪教的經歷、受到邪教傷害的程度和方面都是不一樣的。如果助人者不能全面地把握受害者訴說的問題及相關情況,就很難給出有針對性的反應。另外,受害者會覺得咨詢員沒耐心聽自己訴說,因而感到掃興,影響助人關系的建立。

  2)隨便進行道德判斷或給出行為建議

  有些助人者在傾聽邪教受害者的敘述時,會隨便地進行道德上的評判。如受害者在提到單位或家庭時,助人者往往會隨口說出:“你看看,你給單位(或家庭)帶來多大的傷害呀,因為你,單位(或家庭)怎么樣,怎么樣”,“你應當向家人(單位領導)道歉”等等,這種含有責備意味的評判性和建議性的話語,在助人的過程中應盡可能少用,因為助人的過程是一個受害者自我發現、自我改變的過程,如果讓受害者覺得助人者的結論過于武斷或帶有責備意味,那么結果就會適得其反。

  3)急于控制受害者的話題

  邪教受害者在接觸助人者的初期,常常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要么一言不發,要么打開了話匣子,大段、大段地背誦邪教的教義,或者非常激動地講起了自己的種種委屈。面對受害者長長的敘述,助人者往往由于缺乏耐心,或者缺乏相應的知識準備,覺得茫無頭緒,或者非常尷尬。所以,一些缺乏經驗的助人者要么是武斷地打斷,要么是隨便干擾或轉移幫助對象的話題,詢問過多,讓受害者覺得自己是在“答記者問”,從而不愿意再交心。

  其實,邪教受害者在跟助人者接觸的初期是一個觀察的過程,他們正是以自己的某種極端行為試探助人者的反應,衡量助人者知識與涵養的深淺。所以,助人者既要講原則,又要有耐心,給受害者一個合情合理的自由發言空間,從而使受害者覺得安全,覺得自在,逐漸向助人者展示自己真實的內心世界。

(責任編輯:)

0

反邪教網群

合作媒體

關于我們編輯信箱
凱風網版權所有 京ICP備1900108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28087號
股票查询60070